<<迴轉木馬的終端>>------村上春樹
渴望跟鍵盤的觸碰所以我來了

剛剛建立好的又崩落了
我很難過別人更難過因為我很壞
我以為我以為我已經好了其實並沒有並沒

第一次想要真實的感覺就是這麼生澀吧我想
我知道我欠老師很多個抱歉但是我想算了反正本來就不在乎但是乖巧的我說他在乎自己的面子
真不要臉阿我竊笑
我知道我沒有精神分裂頂多是對這幾年來盤旋在腦海的歪斜給牽引而已
我想與其努力當個天使我只想在這裡釋放魔鬼
是說也沒有人在逼我啦真是

要是可以窮盡一生研究人性該是多麼美妙的事
一開始我覺得有魔鬼的存在就是不對
慢慢歪斜長大的我卻開始覺得那塊被稱之為魔鬼或對世人稱之為糾結負面的
其實我猜我的潛意識根本沒那麼討厭它
因為就是靠著那一片無以名狀的朦霧才得以區隔我跟繁華煙氣裡普通人類的區隔
儘管我仍為我的不負責任跟傲慢羞愧
可能我還是個人吧
我在逃避嗎
還是媽媽又會說以前以前那個乖女孩怎麼不見了然後又啟動我的反抗因子

在fb很猖狂的彷彿瘋了似的發文阿
有人不見了
村上還是再次若無其事的預言了一切
我一直在偷窺我
太陽之西阿
到底是太陽之西在吸引我還是我吸引了它呢
我常常厭惡自己這些凝結的文字
但是走過墜落又亂流的日子
實際上在我心裡比那個還可怕吧
就像一個永無止境的黑洞一直吸引著我的腦袋氣流亂旋
但是黑洞的致命吸引氣流有很快結束的快感
可怕的是生活並沒有
他稠密的讓你連放聲哭泣眼淚流乾的地方都沒有
我不想否認我的黑暗
再也不想了
fb那種看在我眼裡虛榮敷衍快速的東西
不是我能久待之處
對他來說可能是很好的
但是對太陽之西來說並不是
月獲得認同只會越致命彷彿腦袋就要吸過去了
我猜正在看這篇的人恐怕會有窒息的感覺吧我用的詞是如此陰冷潮濕
可是可是為甚麼我依然能自以為用快樂的模樣面向大家呢
打到此我才明白獲得的稱讚和一切依切我得到的友善不過都是那個乖巧的我想要的罷了
魔鬼的我西西校才不屑一顧

唉呀我本來是想來聊聊我好喜歡的村上的說
那感覺是喜歡這樣的詞嗎
我覺得用_  _吸引比較貼切(我暫時還想不到形容詞)
書的最後:
海面上正靜靜的下著雨
靜悄悄的連魚都不知道

負面黑暗可能會有價值嗎
這個形容詞能概括他在世界上必要存在性的內涵嗎
梵谷是開槍自殺死的
張愛玲雖然結婚但也一生孤僻
但是他們帶來的光彩都是照亮千千萬萬世的人
跟我相處過的人不會用憂鬱來形容我吧至少不會是前5個形容詞
反而我表現出來或只是我以為表現出的形象剛好跟憂鬱或內向孤僻自卑成反差
反差,反差
這會跟我上述舉的例子有關嗎
草間彌生不也沉寂了一生她的作品卻無限受到注目
其實我蠻可望成為一個藝術家的
別用那麼顛倒的詞
其實我蠻希望能真正歪斜過生活的
總覺得我也會走上絕路然後放大光明ㄏㄏㄏ
那樣很迷人阿就跟太陽之西的概念一樣驚人的服貼在身上的感覺

我不禁懷疑我捨棄寶貴的讀書時間來這邊打這個東西的意義
我覺得蠻有意義的
我心裡乖巧的人兒正在吶喊:布這很負面不該出現在這世界上,她說你只是徒勞無功而已
不過他的聲音好微弱
因為我已經打算
不管怎樣都要練習在這裡牽引出我想表達的感覺
直到所有想要的汁液流進為止
直到我能像看村上的文一樣那麼自然那麼融合一樣
不過雖然我羨慕它可以精準的說出在我身上發生的現象但是並不表示我寫出的東西得跟他才是很好
就像我百轉千迴後終於明白你寫小說的快樂服服貼貼在我看你的小說內容上
但是並不表示那真的是我的真實生活因為那樣完美清新的境界是一直一直存在腦海中所以我有直覺式的衝動透過小說裡的人物直接愛上現實中的作者

可能我們幻想的東西一樣
但是我終於明白我們不可能像小說世界裡男女主角你比下設定的那樣一拍即合
小說畢竟是小說因此才有迷人跟無可取代之處
我想我講再多你也是不會懂得因為我也想不明白如果人生是一場遊戲為甚麼我不能隨時設定我的角色好輕浮的想法一摧擊毀的感覺立論薄弱

難怪我這麼被村上春樹_ _因為他筆下每一景都充滿了宿命論
他很擅長若無其事的命中一切
喔時間到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use789 的頭像
Muse789

Muse789的部落格

Muse78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